统治军最高指挥后援团

我就算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一口all超!真香。

家族恩怨情仇记番外\n讲述为什么年轻的情侣落跑\n是家族的牵绊,还是超家老四的青春期(?)\n本篇为卢瑟视角。

【莱超/蝙超】【蝙超/莱超】 家族爱恨情仇记2

家族爱恨情仇记2韦恩夫妻在带三子【贝尔】的路上遭到枪击二子【大本】对此一蹶不振并且自责暴躁,患上了暴躁症并酗酒,不断接受药物治疗。三子后被送去训练,回到哥谭伪装成花花公子流转美人之间,暗地里与儿子承担蝙蝠侠的义务。在一次卢瑟家的邀请中,本想趁机将资料搞到手的二子遭遇了肯特家三子并被与对方起了冲突。后又遇到了超人,一眼万年瞬间一见钟情。但是对方过于冷漠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方法不对。于是他想到了莱韦两家唯一一个成功泡到肯特家的人——莱克斯.亚历山大.卢瑟。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4896895

lofter说有敏感内容。实在不明白敏感到了那里

新人up主\n这是一个长篇\n卢瑟家族和超家与韦恩家族相爱相杀的故事\n大致就是小镇莱因为受不了父亲的虐待杀了父亲\nbvs莱为了小镇莱背了黑锅\n而小镇莱在父亲长时间灌输他是神经病和看哥哥被毒打的场景被关进神经病院\n终于出现的二哥SR莱先是捞出了自己的两个弟弟并交给他们生存技能\n成功培养出一个慈善家兼科学家和卢瑟集团发言人【BVS】以及总统【小镇】\n他们齐心协力,本来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有一天却突然出现了超家阻碍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克拉克三次试图拯救布鲁斯,最后一次他没有【完】

  当克拉克感到布鲁斯怪异的时候,他正带着笑容举起酒杯向着这个花花世界致敬。他调笑着女人,感慨着行情,也只有克拉克发现了那笑容背后的疲惫。那张面具后面究竟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克拉克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判断,他第一时间透视了布鲁斯的大脑,他终于明白过来有什么东西不再是以前一样的了。当克拉克从自己的思维中回过神来,布鲁斯正看着他,眼底的淡漠和痛苦几乎冰冻住了他。

  克拉克觉得自己应该和布鲁斯谈谈,无论是用超人的身份还是克拉克的身份,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坐在汉堡店的原因,吵闹的人群和油腻的盘子让布鲁斯皱起了眉头。不加掩饰的推动着盘子远离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这个行为就像是谴责克拉克耽误时间的行为。千言万语都在那双蓝色眼睛中化为乌有。“我觉得我们得谈谈。”这已经是克拉克想到最好的台词了。布鲁斯没有回答他,只是舒缓了眉头带着笑意注视着等待,“你生病了,需要帮助。”布鲁斯的笑容慢慢僵硬,克拉克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的腮帮收紧肌肉紧绷。“你渴望从我这里知道什么呢?”布鲁斯的问题让克拉克无法回答,谴责他对自己的不负责?还是说埋怨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个朋友?再或者给予他一个拥抱?他最终鼓起勇气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我想要帮助你,我们是朋友不是么?我们应该跟联盟商量一下。”

  那一瞬间克拉克为自己说的话感到后悔,布鲁斯几乎反应性的将自己推远了些,他似乎在忍耐什么,克制着什么,一道结实的墙壁将克拉克隔开,“不,我很好。”布鲁斯如同自我催眠一般的再次说道,“我一切都很好。”这次的谈话最后终究不欢而散。

  克拉克做了充足的准备,甚至将想要说的话反复咀嚼刻印在大脑里。但当他再一次见到布鲁斯的时候终究这些话还是没能说出口,对方刚刚夜巡回来,伤口溢出鲜血凝固结痂,绷带随便的缠绕在腰部,零星的药片洒落在桌子上,如果不是他起伏的胸口克拉克甚至怀疑布鲁斯的生死。


  “你,你还好么?”布鲁斯睁开眼睛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叹气,他用右手支撑住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用一声喉音代替回答,“你需要帮助,我们可以聊聊天,或者让我重新为你包扎一下伤口。”克拉克想要上前,但是却最后忍住了侵犯对方底盘的行为,布鲁斯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重新将眼睛闭上缓慢的呼吸着空气。这就像是他唯一的本能,“你可以叫我帮忙。”克拉克无法阻止自己说出这句。“我不需要帮助。”这次布鲁斯回答的倒是很快,“如果我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自己救自己,疼痛让我可以清醒,麻烦走的时候带上门,我要休息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逐客令。

  克拉克察觉到了布鲁斯的不耐烦,他决定不再去触碰对方的霉头,犹豫着转身离去了。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克拉克几乎给了布鲁斯超乎常人的关怀,每天的问好,以及强行找他聊天。他将布鲁斯的问题告诉了戴安娜还有夜翼两个人。几乎在一瞬间他们达成了共识,克拉克有些开心与布鲁斯的好转。直到最后事情急转直下。

  两个人终究还是大吵了一架。最先说话的是沉默已久的布鲁斯,几乎克拉克是被粗暴的按在墙上遭受一顿暴打,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狂躁的情绪让布鲁斯看起来就像是被激怒的野兽激红了眼,重拳一次一次的往太阳穴上招呼,最后还是戴安娜拉开了他。“你还好么?”克拉克第一时间用担忧的表情看着布鲁斯,他似乎冷静了下来,大幅度的动作让动手的人气喘吁吁。“我好么?”那种疏离的表情再一次出现在布鲁斯的脸上,“你要我怎么回答?我好么?反正你从我这里除了得到我很好以外得不到任何的回答。”克拉克张了张嘴没办法发出声音,布鲁斯抬平静了。

  这种症状就是这样,克拉克知道布鲁斯患有了抑郁症,这就为他几乎每时每刻的找死行为有了解释,这种病症几乎每天都在吞噬他的快乐,夺走他的感觉。布鲁斯没办法从这个深渊中走出来,他反而心安理得的沉浸在泥沼里,任由恶魔吸食血液繁衍滋生。克拉克以为自己是懂得布鲁斯的。可是他现在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却还摆出一副关心我的样子。”布鲁斯把手垂下来,“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对我而言就如同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让我作呕。”克拉克脸色苍白听着布鲁斯的话,我只是想要关心你。克拉克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你给我的爱是我的负担,克拉克。醒醒吧,你的善良在谋杀我。你只是把你的无知体现的淋漓尽致。你从来都没懂过我,从来没有。“布鲁斯似乎忍受了这个很久,他颤抖着肩膀克制住自己的拳头,“你以为你了解我身上发生的事?你以为想到过的比我惨的人我就会感觉好受?你以为你让其他人知道我发生了什么就是对我好?你以为你的开导就能让我豁然开朗?”克拉克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布鲁斯阴沉着脸继续说道:“每个人的痛苦都是不同的,不发生在你身上你永远不知道那有多痛,什么多晒晒太阳,什么多聊聊天都是屁话!别再缠着我了,克拉克肯特。我告诉你。别再给我增加负担了。你的担心让我觉得疲惫。”布鲁斯几乎没有等克拉克回话转身就走。只留下克拉克僵硬在原地。

  之后两个人就很久没有再联络。克拉克压下了心中想要联系对方的想法,后来还是布鲁斯先找他的。“我要向你道歉。”布鲁斯似乎回到了旧时光中,他带着歉意的微笑看着克拉克想要求得对方的原谅,“我之前说的话重了些,话说出去我不能收回,阿福跟我说我应该来跟你道个歉,毕竟你也是好意。”“但是你是对的。”克拉克沉默了许久,在布鲁斯震惊的目光中他轻微触碰明显活动不方便的手臂,“我的善意的确差点谋杀了你。所以我会等。我会等你亲自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而我只会聆听。我不懂你,从来都不懂。我也不懂我自己。”克拉克抿紧嘴角叹了口气,慢慢做回自己的位置上,“我大概是害怕你出什么事情。我只想告诉你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你的身边,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即使决定是最糟糕的那个。”这回轮到布鲁斯沉默了,最后那紧绷的身体慢慢放下来。

“那么,你最近还好么?”

 “不,我不好。”


SUPER SPYCHO LOVE 【本亨】【r24】


                                                   第一章

  阿尔伯特跳着舞步获得18岁生日的庆祝,与他的朋友出去欢快与街边随行的盛大舞会。在罗马街头玩玩闹闹,哈尔伯特并不在意歪斜的面具挡住视线,他沉浸在快乐中放声大笑。父亲告诉他他即将被许配给一个从来未能见过面的男人,这将是他未来的夫君,或许在一夜之间将长大成人,脱离纯真的快乐体验身为Omega的辛苦。他将会成为那人的妻子,生育几个孩子。阿尔伯特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具带着璀璨的笑意看着天空中烟花绽放,星光在他的眼睛里闪耀着,他不想因此而失去自由,至少在他成年之前实现自己力所能及的梦想。

 

   童话书里描述的拐角处的森林,阿尔伯特就跟随着游行部队停留在那里,他好奇的前脚踩进森林,全新的世界映入眼帘,就像是书中的糖果屋,或者小矮人的房子。他的身后就是川流不息的罗马人群。仿佛时间发生了错位,空间扭曲出一片新的天地。友人在呼唤他的名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阿尔伯特终究站在了那里。站在了那栋莫名的房子前。手指滑过粗糙的木板,一切就像是魔法造物。门边撞击铃铛发出清脆而又悦耳的响声,他用指尖触碰房子里的每一件物什。用脸颊摩擦主卧里柔软的被褥,这里面并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如果我能逃脱这一切安然的独自一人住在这里该多好啊。”他感叹着眼神黯淡下来,有些事情他永远逃避不了,也没有办法做出选择。
 

  当他转身的一刹那,一道光芒从森林深处闪过,在推开大门的一刹那有什么东西撞击了自己的肩膀,阿尔伯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向后倒去,紧接着沉重的压力压在他的胸口喘不上来气。那是一个陌生的穿着奇怪的男人,略显刻薄的嘴唇抿在一起,眉宇间的煞气和身上的血腥味快要吓坏了他,连杀鸡宰羊都不肯看下去的贵族孩子那里见过这种场面,但出于良心作祟他依旧鼓起勇气触碰了那人的脸颊,“你受伤了,先生。”这人拿着一把奇怪的金属制品,他的手指在颤抖,身体紧绷,阿尔伯特用指尖触碰对方额头暴起的青筋,安抚着这名外来者。“我吓到你了么?”这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嗅着空气中依旧稚嫩的味道眼底闪过某种情绪,表情缓和下来,冷汗顺着他的脸颊往下低落到衣领里消失不见,阿尔伯特追逐着那水渍然后红了脸颊,恼怒于男人的轻佻,随即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了羞愧。
 

  他将男人毫无防备的领进房屋,翻箱倒柜的总算找出一些绷带和酒精,他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伊万,来自于不同的世界,或者说来自于不同的时代,伊万始终不肯告诉自己他的工作是什么,血液黏在地板上,阿尔伯特生怕那血迹干枯弄不下来,他背对着伊万擦拭着地板,笨拙的跪在地面上弄脏了自己的衣服。伊万已经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赤裸着上身将自己肩膀的伤口包扎好,他微笑着看着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抱着属于他的衣服茫然失措。“你可以把衣服脱下来。”他搂过阿尔伯特的腰有意无意的用拇指摩擦腰窝,阿尔伯特那里被一个alpha这么对待过,有意无意的酒香往他的鼻腔里钻,在他的心房里啃食出一个缺口,“你总不能老是穿着一身脏衣服到处跑。”伊万扯动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他的指尖挑起洁白的袖口,用指肚摩擦着那里的皮肤,血色的红渐渐泛起,灼热顺着皮肤向上延伸到了脸颊,“我在想我们如何出去。”阿尔伯特试图转移着话题,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什么地方都好,只要不在对方翘起的嘴角上游离。

  伊万发出一声叹息并露出惋惜的神色,他留恋在阿尔伯特脸颊上泛起的绯红与白皙的脖颈之间,似乎美好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他的确也应该出去看看了。两个人漫步在森林里,伊万讲述着自己所知道外面的世界,阿尔伯特为心惊动魄的故事惊呼,沉溺在与未知的世界无法自拔,他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他不想要嫁给一个未曾蒙面的丈夫,如同对方圈养在家的宠物,阿尔伯特抿紧嘴唇手指无意识的握紧伊万的袖口,如果自己的未婚夫能像这位先生一样该多好啊,阿尔伯特悲愤命运的不公,悲伤流转在他的眼眸。
 

  那曾经的入口消失不见,自己似乎再也不用回到那个让人痛苦的地方,阿尔伯特仰起头有些茫然失措的注视着伊万。他从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喜,却混杂着深沉的忧郁,伊万伸出双手捧起Omega的脸颊,拇指摩擦白皙的皮肤吻了上去,阿尔伯特惊呆了,他努力试图推来这个让他害怕的alpha,但是对方的信息素环绕这他,亲吻这他,安抚这他,阿尔伯特的双腿在打颤,双手攥拳抵住伊万的肩膀。伊万托起了他的身体,粗糙的树干让他吃痛的叫了一声。“抱歉。”alpha离开了他,阿尔伯特闭着眼睛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瑟缩着身体,“你是那么的美丽。我很抱歉我的唐突。”炙热的手掌贴近他的脸颊,对方的呼吸停留在脖颈带来瘙痒,“我似乎爱上了你,所以我才变得这么冲动。”
 

  阿尔伯特从来没有被一个alpha这么对待过,他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伊万表情有些悲伤和木然。似乎下一秒就决定转身离去。他的脑子一定是被突如其来的爱情灼伤,“请你不要走,别离开我的身边。”当他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没有多少后悔之心,如果说上帝让他嫁给一个自己都没有见过的男人,那么他宁愿从现在开始了解眼前这个充满魅力的alpha,“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了解对方。”阿尔伯特绯红着脸颊压低了音量,“我想我们还会有很多相处的时光。”巨大的惊喜和诡异的安全感在对方给予拥抱的那一刹那降临,导致了他从来没有注意到过自己所倾心的alpha在一刹那翘起的嘴角以及眼神中吐露的冷漠。

新文和歌名一样。当看完文的时候闭上眼睛无脑循环这首歌有奇效。特此警告新文高能。ABO文纯属就是为了欲望而产生。O是阿尔伯特。也就是基督山伯爵里的嫩嫩哼。至于A分别是布鲁斯韦恩【蝙蝠侠】,伊万【逆转王牌】,会计【会计刺客】,乔【夜色人生】,道格【城中大盗】特工【逃离德黑兰】。内有高能指数直逼我曾经的《催眠》哦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咸鱼一号@讨粮狗 以及咸鱼二号@松尾HIKARI 这两个人迟迟不肯更新,咸鱼一号@讨粮狗 吃了我的梗吃了我的文还剥削我催更。我决定什么时候这两位地主老财更新我啥时候更新。他们没有压力没有动力。我可以牺牲自己。

【拉郎】野兽本能【r18】会计/克拉克 ABO

 

序章
  当父亲看着他,训练他,告诉他,这个世界容不下异类的存在时,自己的母亲也因此离去。暴躁的情绪混合着信息素的气味攻击着范围内可以接触到的任何事物或者是人类。当母亲给予他最后一个无奈的眼神时,这就像是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解开的公式,压迫着他的神经,摧残着他的大脑,他几乎摧毁了家里的所有小物件,嘴里呢喃着为什么离去。如同发了疯一般用拳头砸毁了家里的衣柜,父亲冲上来包住了他。耳旁响起熟悉的句子:
                               solomon.Grundy
                               bron on monday
                           christened on tuesday
                          married on wednesday
                             took ill on thursday
                             grew worse on friday
                                died on saturday
                                buried on sunday
 

 “对。没错。跟着我念,”他慢慢的冷静下来,带着不明觉厉的痛苦缓缓的跟着父亲念出最后的一句话,“这就是所罗门的一生。”


  “这就是所罗门的一生。”当克里斯转动手中的钢笔,垂下眼眸呢喃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男人皱起眉头询问着刚才他究竟说了什么,“没什么。”克里斯略微抬高了声音,他将注意力转移到手中的数字上来,继续听着男人毫无重点的抱怨和一无是处的牢骚,“三千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块五毛六,这是你公司的亏空,而你告诉我你只欠了一千万。“克里斯略微皱起了眉头推了推下滑的镜框。
 
  他的大脑快速的运转着,将视线集中在电脑中的监视屏幕,场景不断的切换一切都无比祥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是的。是的。”那男人紧张的搓着双手,显然如此快速度的结果让他有些应付不来,“我想先还上一点,但是银行那边要求我抵押。你也知道的,我。。”“抵押什么?”克里斯总算将目光转向了喋喋不休的男人,打断了他的抱怨直接切入正题,“银行要求你抵押什么。”“我。。我的房子。”男人结结巴巴的试图跟上对方快速运转的思维,“我的房子还有我的公司。但是当初那公司我是用很高的价格买的。如今就算是收购的话按照现在的利润也应该可以抵消了,但是他们要的更多。”克里斯张了张嘴沉默了一会儿,他再一次的转动钢笔思索起来。
 
  他的客户紧张的看着他,委屈的表情慢慢浮现。“涨了一个百分点。告诉我,先生,你的公司内部装潢是不是返修过。”“是的!”那人迅速的点头,事情似乎还有希望。“东西都是最新的。我可以帮你留下你的房子。”克里斯双手交叉总算是将视线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他几乎快要手舞足蹈起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简直是个天才。”这个时候他应该微笑,就如同弗兰西斯教给他的那样,克里斯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即使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两个人握手作为最后的结尾,克里斯抚平了脸上的笑容,有些烦躁于门口接待的喋喋不休,用祝你有美好的一天敷衍过去,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暂时隔绝到了玻璃窗外。

 

 当他以匀速的步伐走在街上的时候,川流不息的人群撞击着他的肩膀,克里斯发出一声不适的喉音,他的车不知道被谁扎爆了车胎,或许是顽皮的小孩子,或者是他的仇家找上门来。诸多不确定的因素让他喉咙发痒,双手无处安放,几乎什么东西都是错的,这个世界没有他容身的地方。
 
  街边那个小贩身上沾满了冰激凌,刚刚过去的男人随便将领带挂在了脖子上,地面没有清理干净。他几乎就要为此而发疯。这都不在他的计划中,没有人会喜欢发狂的孩子,他应该逃跑,或者加快速度到随便哪里躲避一下。“所罗门星期一出生。”克里斯呢喃着加快步伐,“星期二受礼。”喧闹的人群将他的脑子塞满,他略微抖动着手指寻找可以躲避的地方,“星期三结婚。”信息素混杂的味道开始冲击他的鼻腔。“星期四。。”“布鲁斯?”有人打断了克里斯,他无视了那个声音继续念下去:“星期四。。”“布鲁斯韦恩?”他的肩膀被触碰,克里斯在第一时间狂躁的甩开了那人的手掌攥紧拳头转身。

 

 紧接着他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烦躁已经离他而去了,周围的声音慢慢消失,那味道安抚这他,缠绕在手臂慢慢向上延伸,试探性的触碰下巴。“星期四。”克里斯呢喃着看着陌生的家伙,显然对方将自己认成其他什么人。“是的。”错愕停留在那人的脸上,随着在他脸上不确定的游离着目光,逐渐转化为恍然大悟以及认错人的羞愧,对方的声音如同水流安抚了内心的野兽,“今天是星期四。抱歉我把你认成了我的朋友。我叫克拉克,克拉克肯特。”对方微卷的头发随意的翘动,克拉克微笑着握住了克里斯的手。“克里斯沃夫。”只是简短的自我介绍,克里斯应该走了。现在时间已经超过了他日常安排,他需要将一切掰回正轴,他必须——


  克拉克思索着,提出一个友好的邀请作为自己认错人的道歉,“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克里斯犹豫着,川流不息的人以及纠正时间之间徘徊不定。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克拉克走进一家没多少人的咖啡馆。绷紧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下来,窄小的椅子让两个人只能缩起身体,克里斯将杯子把手为止对准自己,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蛋糕的为止,克拉克震惊的看着克里斯将所有的东西摆的井然有序。“哇哦,你有强迫症?”克拉克喝了一口咖啡询问道。克里斯只是点了点头抬起双手吹了吹指尖才拿起刀叉。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还好克拉克是一名记者,已经习惯了开头寻找话题。“你看起来不喜欢人群。”他这么说着略微歪头关注着克里斯的表情,可惜后者就如同自己的朋友顶着一张面瘫的脸猜不出背后的情绪。“我不喜欢他们身上的味道。香水撒的太多。”克拉克听到这话再一次震惊了。他确认自己听的没错之后缓慢的提问:“你是一个beta?他们身上的味道是信息素的味道。”不是香水?明显的困惑出现在克里斯的脸上,从来没有人告诉过自己。“什么是beta?”克拉克握紧手中的杯子。“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克里斯摇了摇头皱起眉头。“好吧。”克拉克叹了口气垮下肩膀。他现在怀疑对方是如何长这么大的了。“你看起来很沮丧。”“是的。很沮丧。beta是中立的,他们不是很能闻到alpha身上的味道,还有Omega的。。啊算了。这些对于你而言或许不是那么重要。”克拉克露出抱歉的笑容结束了这个话题。克里斯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吃着蛋糕,这些对于他而言的确并不怎么主要。除了数字没什么是值得关心的了。

 

  当克里斯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克拉克拉着他两个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餐,他几乎是全程听着克拉克的喋喋不休,顺便询问一些关于克拉克说出的双关语和比喻上的不恰当,他脱下衬衣换上了一件短袖体恤衫,然后照例进行着每日的行动,他将木棒贴近小腿不断的摩擦,重金属的音乐充斥耳膜,自始至终他没有感到任何的厌烦。克拉克身上的味道还残留在他的鼻腔,两个人还是不要见面来的好。对于克里斯而言,这个人似乎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计划。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R18】第四章

第四章
威尔凭借着直觉知道伊万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命运总是在跟他开玩笑。当他拖着的身子逃出来时回头看了一眼,猎人在为自己到手的猎物逃跑而恼怒。他撞破了本应该属于伊万的汽车窗户,警报发出的声音吸引了不少目光,他的骨头在吱吱作响,即使勉强挤进车里也是在跟时间做赛跑,他用最快的速度拆下方向盘下面的外壳,两根电线点燃细小的火花,伊万已经追了出来。“拜托,快点。”威尔咬紧牙齿时不时抬头,现在对方已经离车子越来越近了。

或许命运和幸运本就是一对情侣,只是现在正在吵架阶段,不然实在没法解释为什么在伊万手指触碰到车前盖的一刹那马达发出轰鸣,幸运女神看样子的确是站在他那一边的。伊万狰狞着表情试图将威尔从车里拽出来,然而车子疯狂的倒退拉扯着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指尖也仅仅是从对方的衣领滑过,玻璃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个口子。伊万看着几乎快要飘起来的本属于自己的跑车发出冷哼,他甩出一串血珠子转头离去。

显然之前他不应该咒骂幸运女神,威尔如同虔诚的信徒,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感激着女神对他的怜悯,他所有的证件都留在了宾馆里,现在威尔打算离开这个对于他而言糟糕至极的城市。他略微皱起眉头吸了吸冰冷的空气试图让犯浑的脑子变得清醒,他先是开车到了一路人介绍的买车场,即使是可能来路不正,属于伊万的也是一辆少有的名贵跑车。

精打细算的女人并没有多问问题直接收走了车钥匙,甚至还为威尔找了一辆看起来普通却没有车牌号的车辆。很显然对方已经轻车熟路,不知道做了多少像是这样的生意。紧接着他回到自己的宾馆,左右低头张望着试图避过所有的服务生,即使是不少视线集中在他脸上的伤口也没有人来询问,这着实免去了他搜肠刮肚想借口的时间。

当他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颤抖的双腿不再能支撑身体的重量,整个人顺着墙壁慢慢滑到地板上,威尔吸了吸鼻子仰起头颤抖着嗓音咳嗽一声,他的食指还在发抖,恐惧和委屈以及愤怒一股脑的找上门来。他用手指勾住自己的皮带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裤子被他随手扔在地上,祈祷着伊万至少能给他洗个澡的时间,蒸汽和热水放松了他的精神,镜子里映衬出狼狈不堪的男人身影。

无论是胸口的红肿还是脖子上的青紫,乃至是腰间的指痕都在不断提醒这具身体的主人曾经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至少他不是那么不情不愿,就当是经历了一场不怎么美好的猎艳,威尔咧了咧嘴角几乎都快被自己苦中作乐的幽默感逗笑。疲倦开始席卷他的全身,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他勉强打起精神,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将旧的一身打包,仅仅是带了少量的行李,或者说只有自己的证件和几套换洗衣服就申请了退房。

而这种行动力或许是多余的,伊万根本没有去找他。即使威尔害他最后打车回家,伊万依旧放任了对方的离去。或许威尔不过是他无聊时候的调味剂,然而这年头已经没人会为自己的调味剂的离去而感到厌烦。伊万已经不知道翻了第几次的身,看了第几次的时间,窗户外面闪烁的星光都变得碍眼了起来。他就这么看着天花板直到时钟指向六点。

不耐烦的叹息声从胸腔里挤出,他干脆趴在地上将所有的重量集中在右手手掌做起俯卧撑,这并没有打消他的烦躁,伊万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加快了速度,然后皱起眉头压制着突如其来的暴脾气换了另外一只手。汗水黏在皮肤的感觉让他想要迅速放弃晨练的打算,但是他依旧还是耐着性子做了几个引体向上之后便随手将半空的塑料水杯扔在墙上。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他很确定自己的性取向,至少之前的日子是这样。前些日子的酒会更多的像是应酬,冰冷的水至少让他的烦躁降了一点,伊万决定出去走走,他套上一件灰色短袖,拿起随手放在床上的外套打算往早市赶去。

这个地方的早市总是会贩卖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伊万只是漫无目的往前走,他也只是无意间望了一眼街对面而已。一个穿着衬衫带着毛线帽以及墨镜的男人闯进他的视线。伊万皱起眉头有些嘲讽的挑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他对于那个人再熟悉不过。

威尔并没有注意到街对面发生的事情,他匆匆转到角落里消失了。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烦躁已经消失殆尽,伊万拿起电话播出了一个号码。“我的车被一个小偷偷走了,你帮我查查现在怎么样了。顺便,帮我调查一下那个小偷现在在哪里。”他转动身体背对着从巷子里出来的威尔发出一声哼笑,“别惊动他,我自己会去找他的。或许改天我们可以约出来钓鱼。不,不只有我们两个。”伊万将左手插进口袋里略微侧身,鼓起胸口发出一声沉重的呼吸,“我到时候多带一个家伙过来。”

夜幕已经降临,威尔的内心总有一种危机感,他不知道自己就是多疑亦或者是真的有事情发生,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是最好的。当他拿起自己的护照露出一丝笑容,就在今晚他就可以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烟消云散。

这时门锁发出的扭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一瞬间威尔警觉了起来。或许是什么人走错了房间。他这么安慰自己,紧接着下一秒金属的摩擦声和碰撞声响起。事情开始变得不对了,外面的人正在尝试开锁。威尔整个身体颤抖起来,他就知道那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手忙脚乱的翻找出柜子里的手枪指着大门,抖动的手指没有办法让自己瞄准目标,惊慌失措依旧停留在他的脸上,闯进来的不是伊万,威尔为此松了口气,同时再一次的紧张起来。

几个警察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他,“这一切都是误会。”威尔解释着试图表示自己的友好将枪放下抬起双手,沉闷的笑声从这几个警察中传来,这个声音耳熟极了,噩梦变成了现实,威尔眨眨眼睛运转迟钝的大脑,幡然醒悟这几个冒牌货。

站在前面的几个人后退,一个戴着墨镜的家伙让威尔反射性的猛扑抓住地上的枪。“许久不见你倒是长进了不少。”伊万仰起头扯动一边嘴角不屑的看着威尔,他根本不相信这个懦弱的男人会向他开枪,“以前是用拳头威胁我,现在改用枪了?你。。。”枪声响起打断了伊万的话,所有人都震惊在原地,威尔的枪口冒出一缕白烟,子弹就射在伊万的脚边。“现在,走出去。”威尔镇定下来,冷漠着表情挥舞着另外一只手,“出去!”

伊万站在原地似乎克制着什么仰起头发出沉重的呼吸,他活动着脖子猛地向前踹飞了威尔手中的武器,拳头砸在威尔的脸上。“操。”伊万咬着牙齿低声咆哮着拽住威尔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你他妈的想杀了我?”剧烈的疼痛促使威尔的身体蜷缩在一起,伊万捏住了他的下颚用力,酸涩顺着骨头蔓延唤醒疼痛,他被迫张开嘴巴吞下伊万的枪口,冰冷的味道蔓延在舌根,他反射性的想要呕出,双手慌乱的摩擦地板,挣扎着身体想要逃出掌控,眼泪堆积在眼角。“我还有得是时间陪你玩。”伊万仿佛不再生气了,他再一次戴着微笑用左手拍了拍威尔的脸颊,两腿岔开的站在跪在地上的威尔面前,枪口略微退出顶住腮帮,“你应该庆幸我今天没给枪擦油,以后你这张嘴巴会塞满其他东西。省着一天到晚口出狂言。”

威尔的双腿开始打颤,晕眩的白光在眼角一闪而逝。在暴打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双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脑袋,伊万在旁边翻箱倒柜拿走了本属于自己的护照,他始终都没摘下墨镜,威尔是被拖着出去的,喊叫和求救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就这么被拖进警车里,再也没有回到美国去。